初三学生未毕业被劝上职高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05 14:33

  3月18日,马女士向银川市政府督办局反映:在贺兰一中上初三的儿子听信学校宣传,离开学校到宁夏交通学校报名上职高。但上学不到半个月,儿子就因难以适应而辍学。

  马女士说,儿子14岁半,两年前升入贺兰一中重点班。没想到在激烈的竞争下,儿子成绩逐渐下滑,成为班上的最后几名。寒假她接到儿子爷爷奶奶的电话,称孩子在学校听了老师的宣传,执意要到宁夏交通学校上职高,并从爷爷奶奶那里要了430元,交到贺兰一中一名代办老师手里。这笔钱学校既没给开收据,也没有打欠条。

  3月2日,在广州打工的马女士夫妇急忙赶回来,到宁夏交通学校交了3500余元的学杂费。开学第一天,马女士把儿子送到贺兰一中,20多名孩子在贺兰一中一名老师的陪同下上了宁夏交通学校的校车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。儿子因与同学发生纠纷,不愿到宁夏交通学校上学了。3月16日,马女士到宁夏交通学校要求退学费,校方拒绝退还孩子之前交到贺兰一中老师手里的430元。现在儿子辍学在家,不能完成9年义务教育,拿不到初中毕业证,这对孩子的人生有很大影响。她认为是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,才鼓动学习成绩差的孩子上职高。

  记者和马女士一起来到宁夏交通学校,据她儿子的班主任马老师介绍,像她孩子这样初中没上完就来该校就读的孩子很多。

  宁夏交通学校招生办白主任对马女士儿子交给贺兰一中老师的430元是这样解释的:“其中400元是住宿费,由贺兰一中代收,随后交到贺兰县教育局账户。其实3950元学费学校只收了3500余元,马女士应到贺兰一中退这400元。另外30元是报名费,按贺兰县教育局的规定不退还。”

  在白主任提供的一份《2010年春季贺兰县到交通学校(贺兰职高)就读学生情况登记》上显示,马女士儿子只交了400元。这份花名册共登记了144名学生,分别来自贺兰一中、二中、三中、四中和金贵中学。

  原贺兰职高校长、现贺兰县教育局职业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,全县没有上完初中到宁夏交通学校上职高的学生约160人。

  “宁夏交通学校”实际挂着3块牌子——宁夏交通学校、宁夏交通技师学院、贺兰县高级职业中学。据白主任介绍,此次春季招生实际上是与贺兰县教育局合作,为贺兰县高级职业中学招生,学生也全是贺兰县的。这些学生如果能完成职高阶段的学业,可拿职高毕业证。据了解,此次招两个汽车维修班、1个公路与桥梁班、1个计算机班。400元是为了稳住生源、进行摸底,由各学校代收的住宿费。

  原贺兰职高校长、现贺兰县教育局职业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强调,这样做绝对不是为了提高升学率。宁夏交通学校所招学生确实是各校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,其中包括初三部分学生,都是学不进去、已经辍学在家或有辍学苗头、又有碍正常教学的学生,这些学生考上高中的可能性不大。再者,3月份各校九年义务教育的基础课程已结束,均进入复习阶段,这些学生已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。随后,各中学将给这些学生发《初中结业证书》。他说,这一做法实际是为了普级高中阶段教育。

  《义务教育法》第五条规定: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本法规定的各项职责,保障适龄儿童、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。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,保证教育教学质量。

  据自治区教育厅相关负责人介绍,我国在《义务教育法》实行之前就规定,各学校不能因为学生的成绩问题不让孩子完成九年义务教育。没有取得九年义务教育毕业证的学生,在参加中等职业教育时,不能取得中专文凭,只能取得职业教育文凭。贺兰县提前一学期让九年义务教育还没有结束的孩子上职高的做法,违背了《义务教育法》的相关规定。(记者 李瑞红 李颢云)